新聞

新聞資訊

聯系我們

聯系人:陳先生

手機:13888889999

電話:020-88888888

郵箱:youweb@126.com
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番禺經濟開發區

行業資訊

bob全站app審計案例 一個財政所長的10張卡

作者:小編 發布時間:2021-12-28 05:58:35

  2019年4月,清明剛過,春暖花開,鳥語花香,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季節。G縣審計局根據年初計劃,派出審計組對Z鎮進行經濟責任審計。審計組共有3人,分別為組長劉巖、主審蘇童和成員王珊珊。Z鎮作為G縣一個最偏遠的鄉鎮,經濟總量相對較小,審計組成員感覺工作壓力不大,帶著頗為輕松的心情投入審計工作。

  按照審計分工,主審蘇童負責對該鎮近三年來財務資料進行審查。蘇童在查看該鎮零余額賬戶資金支付情況時,發現2017年該鎮將“一事一議”專項資金30萬元打給了一個叫李達的人。

  經調取查看“一事一議”的申報資料,該專項資金申報的項目是Z鎮兩區同建修路工程,申報資料上面村民簽名處大多是印章,也有少數是簽名,但明顯看的出字跡雷同,存在造假嫌疑。按理說,兩區同建修路的工程本不屬于“一事一議”的范疇,于是,審計組根據申報資料專門到用“一事一議”專項資金修的道路實地查看,卻發現這條道路很多地方破損嚴重,根本不像近兩年修的。根據群眾反映,這條道路已經修了近10年了。顯然,資料申報是假的,那么套取的“一事一議”資金去哪兒了呢?

  第二天,審計組通知聯絡員財政所所長王聰慧報送李達打入“一事一議”資金的個人賬戶流水,王聰慧一口答應了下來。但3天過去了,賬戶流水遲遲沒送到。Z鎮張濤找到審計組,他和組長劉巖是同學,“老同學,我們鎮保證全力配合審計組,聽說讓打李達的個人賬戶流水,真不巧,李達是個大老板,他最近去廣州出差了,暫時回不來呀!再等等吧,我們再找他!”

  劉巖嚴肅地說,“如果真是這樣,我們審計人員是可以拿著協查通知書自己去銀行查,那樣的話,就顯得咱們鎮有點不配合了,現在查賬戶流水在哪兒都可以查,查完后發過來就行?!?

  李達的銀行流水并不復雜,蘇童查看了半小時,忽然說道:“組長快看,李達收到30萬元專項資金后轉給王文志了,王文志是Z鎮的機關干部?!?

  劉巖又看了遍Z鎮提供的機關干部名單,該鎮確實有王文志,但是不是同一個人呢?銀行賬號不會重復的!

  劉巖迅速聯系到了王文志,要求他提供尾號8429的農信賬號資金流水,王文志含念糊糊說道,“我得找找,看還能找到這個存折嗎?”

  劉巖快速說道,“即使找不到存折,拿著身份證也可以去銀行打出賬戶流水,請下午下班前送到審計組?!?

  下午臨下班前,王文志帶著銀行流水來到審計組。蘇童接過來立即逐筆查看,這個卡自2016年開卡以來資金往來較頻繁,除李達轉進來的30萬元外,還有8筆以現金形式存入50萬元,原財政所所長趙青分6筆轉入12萬, 王文志又分12筆轉給王寶金31.76萬,分15筆轉給趙金紅19萬,分5筆轉給原主席牛鑫21萬,還有幾筆轉給財政所馬敏、機關干部馮曉和李雪的錢。

  看到這里,疑點不斷的在蘇童腦海里涌現,立即問道:“你這些以現金形式存入的錢大約有50萬,趙青兩年之內給你轉了12萬,李達轉給你30萬,你又轉給王寶金31.76萬、趙金紅19萬、牛鑫21萬,你存的這50萬的現金是你自己的錢嗎?你夫婦里兩人都在鎮上上班,你們哪來的這么多錢?王寶金和趙金紅是干什么的?牛鑫不是你單位原來的主席嗎?你為什么轉給他們錢?你能解釋一下嗎?”

  王文志坦然地說:“牛鑫是我們鎮上原來的主席,說實話,其實我也不知道這錢是怎么回事?這個卡是趙青讓我開的,開了之后她就一直拿著,卡里的業務都是她操作的,我都不知道?!?

  “我倆關系不錯,她當時找到我,說用我的卡處理點公事,我當時也有擔心,怕觸碰底線,趙青說沒事,讓我放心,基于對她的信任,我就把卡放她那兒任她支配了,她走了后我才把卡拿回來?!?

  王文志走后,天色已經黑了,審計組的所有同志,對這個事進行熱烈地討論,“李達、現金存款、趙青轉來這么多錢,又分別轉給牛鑫等相關人員,難道這個賬號是這個鄉鎮的小金庫?”蘇童給審計組匯報完這個賬號的流水情況后拋出了新的疑問。

  劉巖點點頭,“也有可能,現在鄉鎮經費這么緊張,一些費用也不好處理,現在只能說這種可能性很大,但是如何把這個小金庫挖出來,是我們要討論的重點!”

  審計組分析了每個人的特點,出納馬敏在財政所工作多年,趙青離任后卻沒有接任財政所長,反而是比她小、上班比她晚的王聰慧接任,而她還能繼續安安靜靜地干出納,她應該是能力不足,事業心不強求安穩的脾氣,來審計組第一次就緊張,如果談話時切中要害,言辭犀利一些,再加上直接讓她求證,她應該很好突破;原主席牛鑫,已調離本單位去別的鄉鎮任,上進心應該很強,可以在他身上突破一下,如果他說因公事財政所轉他卡上21萬元,那么這個卡應該就是小金庫,他只能說是因公事財所打款,如果說因為私事,那么這個事也是違規的,可以讓組長約談一下,如此反復討論,最后審計組確定了約談人員的順序和談話內容。

  對于原財政所所長趙青,審計組考慮到趙青歷任10余年的財政所負責人,深得領導信任,很多事她應該都知道,再加上她又經歷了多次審計,抓不住很有利的證據是很難說服她的,審計組決定再把與她有關的線索重新統計梳理。

  一幫人忙活完以后,已經深夜十二點了,出了辦公室的門,看著哈欠連天的同志們,組長劉巖緩聲說道,“大家回去都好好休息,明天還得有一場硬仗要打?!?

  第二天一上班,審計組以查詢一筆賬目的理由叫來了出納馬敏,審計組直奔主題“你能解釋一下,2018年王文志轉給你的10萬元是怎么回事嗎?”

  “當時趙青說她還,不能從她自己的卡上直接還,需要把資金轉一下,說是借用我和王文志的卡過渡一下資金,讓我2天后再轉給她。2天后我就把錢打給趙青了”。馬敏小心翼翼地說。

  “去年王文志又打給你15萬,你1個多月才打回來,并且過了一個月又打給你16萬,這16萬你又打給誰了?這來來回回的資金流到底是怎么回事,難不成又是還的?”劉巖嚴厲地說。

  “那15萬是‘一事一議’獎補的資金,當時趙青說把錢先打到我卡上,用的時候再從我卡上支,我這個卡也是專門用于存取的,就沒多想”。馬敏平靜地說。

  面對一連串的問題,馬敏陷入了沉默。4月的天氣,辦公室內溫度適宜,馬敏臉上卻冒出了汗珠,二十分鐘后,馬敏趴在桌子上小聲啜泣起來,她稍微平靜以后,抽抽搭搭地說道,“那一年我買房子交首付還差16萬,給趙青說了一聲,她就從王文志卡上轉給了我16萬,這筆錢我陸續地還著,到現在還差6萬沒還清。我知道這事不對,可我當時真沒辦法呀。那一個月的利息也就300多塊錢,我都通過微信轉給趙青了”。

  在審計人員的一再詢問下,馬敏又交代了趙青存放著很多個人卡用來辦理公務,也說明了王寶金和趙金紅分別是趙青的丈夫和弟弟事情。

  與原主席牛鑫的談話相對來說就順利很多,在審計組說明查到的問題后,牛鑫就交代了當打給他款項的原因,分別是他父親生病住院借的款項和他買車借的款項,當審計人員問道,“你給財政所借的這些款項是領導批準的還是怎么辦理的?”

  牛鑫低聲說,“這些找趙青就可以辦,我知道我借錢這個事不對,當時也是沒辦法,后來我都陸續還上了,還請你們適當照顧照顧我?!?

  這兩個談話效果超出審計組的預想,看來這個前任財政所負責力很大呀,審計組經過簡單討論,決定立即約談趙青。

  趙青到來之前,劉巖又把手頭掌握的線索重新捋了一遍,心中考慮好了談話內容的次序和方法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快下班時,趙青終于來了,穿一身合體的藏藍色西服,漂亮干練,一進門就自來熟地和每個人打招呼。

  劉巖和她寒暄了幾句,現在的工作崗位以及以前工作崗位的不同,趙青一聽說這個話題,大倒苦水,“領導呀,你是不知道呀,我以前在鄉鎮的時候那是離家遠,加班多,孩子和家都顧不上呀!”

  “是呀,幸虧娘家離得近,孩子不上學就去他姥姥家,我父母照應著,要不我們這班沒黑沒白地真沒法管孩子了?!?

  劉巖話題一轉,“那天我們和王文志談過了,她說她農商行8429那個卡你一直拿著,你拿她的卡干什么?”

  趙青不慌不忙地說,“這個事呀,領導我得解釋一下,這個卡是我用的沒錯,但我也是用在公事上,因為現在都是國庫集中支付,我們單位的集資一直沒法處理,最后領導決定讓我找幾個私人卡,用來處理這些集資?!?

  劉巖也不慌不忙地說,“哦,領導定的呀,這個事你確實得配合,集資款多少錢,都是哪個范圍的人員集資?”

  “就我們鎮上班的工作人員,大約500多萬元,具體數額我記不清了,現在這記性啊真不行了!”趙青笑著說道。

  趙青有點著急,“領導,他們的卡確實都是因公用的,工作上的事找我就行了,別牽扯他們了,顯得我犯了很大錯似的!”

  劉巖厲聲說道,“你犯的錯就是不小,私自把大筆資金借給馬敏買房,借給牛鑫買車,誰知道你會不會把錢借給你弟弟買房買車,你老公會不會用買車買房呢,所以我們一定要看你弟弟和老公的銀行流水?!?

  一個小時過去了,任憑審計組同志們發問和擺事實講道理,趙青卻依舊不說一句話,臉上豆大的汗珠卻一直在淌。時針已指向下午一點半鐘。劉巖站起來,“行了,你回去吃飯吧,我們也都去吃飯,下午一定把你弟弟和老公的銀行流水送過來,另外,把李達叫過來,我們也有事要說!”

  趙青還是不動地方,思慮了好一會低聲說道,“誰都別叫了,都是本鄉本土的,當初也都是為了好,我給你們說清楚吧?!?

  經趙青交代,趙青擔任財政所所長期間,將該鎮集資款等部分預算外資金存入由其實際掌握的以王文志、李雪、王寶金、趙金紅名義開設的10個農商行個人賬戶,多次將錢款挪用給張濤、主席牛鑫、出納馬敏用于個人購房、購車、周轉等用途。還幫助過他弟弟11.2萬元,她丈夫確實沒用過,因為她丈夫經常勸說趙青公家的錢是不能動的,為此兩個人還經常鬧矛盾。

  約談趙青后,審計組調取了10個人的賬戶流水后,又發現該鎮以收取“市場管理費”的名義亂收費,收取的社會撫養費不上交亂發補助等違規違紀行為,嚴重危害了該鎮政府形象及國有資金的安全。

  經審核匯總,審計組以“套取專項資金”“挪用”“亂發津補貼”“亂收費”等名義將Z鎮原財政所所長趙青等5人,移送至G市紀委監委。紀委經調查后,給予趙青開除黨籍處分;給予牛鑫黨內嚴重警告處分,行政記過處分;給予張濤等3人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。

  項目結束后,小鎮又恢復了平靜,天氣也已進入夏天,走在Z鎮的鄉間小路上,樹上的知了叫個不停,仿佛在警告著人們一定要守得住底線,耐得住清貧,用好手中權力,否則空留哀嘆在人間。(文中姓名均為化名 作者單位:禹城市審計局)

相關標簽:

新聞資訊

相關產品

在線客服
聯系方式

熱線電話

020-88888888

上班時間

周一到周五

公司電話

13888889999

二維碼
久久99精品福利久久久久久